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 山 de boke

智者所爱 仁者所求

 
 
 

日志

 
 

何嘉祐  

2009-01-01 00:31:47|  分类: 山阴何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侍御传

                          何侍御传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癸未  

邵廷采

(载两浙作家文丛《思复堂文集》193——196页)

公讳嘉祐,字子受,绍兴山阴人。何氏世有文武才。明正、嘉间,六始祖石湖公父子两世为尚书,曾祖泰宁公任江西大参,世父书台公监御史,皆著声迹。公继之。

公生而秀挺,妙语言,工文字,自少立忠孝节。当王师始下浙江,奉赠公潜匿,遇方国安溃兵东掠,刃挥赠公,公承以膊,号而求代,赠公竟免。遂携家隐上虞山,侍赠公。间归展墓。赠公病,偕一僮治汤药,视溲便。再刲股,终不起。时居贫流播,治木必美具。具办,太宜人偕诸子女拾自山中来奔。乡党皆谓公孝子。

顺治甲午,选贡辟雍。丁酉,举顺天副榜,就江南抚军辟,当机割断,抚军风威大行。

甲辰,授知江西奉新。自金声桓后,乱者相踵。奉新控江楚要冲。他县盗时时阑入。公到渐宁帖。乃度山津易险,分建四部,钩连屯障,使共声警,有急发鼓举燧,盗望风骇徙,县界遂安。于是严抑豪右,清占田,招流亡,贫者给牛种,亲载浆饭停劳。不一二年,户口殷集。

丙午旱饥,力请□租。民困特甚,叹曰:“平日志何志?学何学?身任人牧,而可云救荒无策乎?”自出赀俸以赈,全活万计。又以邑田下下,谷食本不赡,特相土宜,购良种,树麻、桑、桐、漆,栽溉皆著成书刊,示乡远。用所树多寡定徭重轻,民欢欣争务,境无旷土,渐成富饶。

故例,清输县仓报满,统解省。奉辖十二乡近省远县,劳费过倍。公著令:里各置仓,趣径解省,不迂由县。民大利,惠政为两江表。在职五年,督抚交荐,遂行取。巳酉,擢户部主事、广东司监,督宝泉局。癸丑,京察一等,兼理江南。司案牍明捷,小大精理,白尚书奏免民欠一百余万。尚书梁公清标素奇公才,其冬赍诏撤平南王,因请俱行。

先是,朝议久欲撤三藩,而平南首疏请。平南王尚可喜年老矣,念归辽,又安广东。世子奄笪性□急,王虑其为变,故有归老之请,以世子嗣封留粤,实两利之。度滇、闽一体,事未必行,而已苟得其名。上因而遂许之。滇逆恶平南首破成局,而奄笪耿氏婿,知闽谋恃东西援,故蓄异志。诏使至广,辞疾弗出。上念王勤劳久耄。不忍令父子异处,加世子禄秩视王,奉车而北,朝夕寝膳。王拜诏,且逡巡。尚书宣谕毕,以婉言讽晓之。时甲寅正月三日也。次日,王又见,乃议 遣世子先发,而王以三月十六日行。奄笪遂攘袂大言曰:“急亦作郑国姓耳,何以行为!”诏使颇闻其语,并遑迫。而岭南细民多雇藩下钱为业,至是诛负狼藉。又诸将家出什具变卖,填塞城市,泥马首不行,省下羹沸。五日夜午,尚书卧客馆,闻外挝鼓,急披衣起,则督抚提镇交至,滇南告变矣。召官属共议,众未发语,尚书独顾公曰:“事奈何?”公曰:“制仓卒勿辱军国,责在公。设守卫,俾他日不横决,则封疆有主者。今日独可使缓发,以需朝命。”尚书俯首良久,曰:“更为我详思。”公曰:“此无容思,须速断。迟则便为人制。”即起燃烛草疏。诘明,平南王从数百人擐甲入,两阶夹戈刃。坐定,尚书遽对众言曰:“王无为行计,且疏留王。非王,孰可使拄滇逆者?”王愕然,曰:“仆不识尚书所谓何也。”尚书揣怀间曰:“疏已具。努力答上恩厚,义不辞难。”王气顿缓,手疏传示诸将,皆相顾散。奄笪亦出见,事遂定。当是时,尚书自谓左右手倚公,微公,祸发漏刻。公复白尚书,令官私船封缆备藩下装载者,即于是日尽解纵。内外始知王未行,欢若更生。越七日,后诏至,粤、闽果停撤 ,而闽变已先作,不及闽,大臣皆被拘絷,粤独完。公辅尚书,机画悉符诏指。使还,独乘小舸,唯出都时所持衣被。士女沿道走,识以为何使君舟云。

秋,奄笪终叛,王患恨卒,而以先有备,亟伏诛,并如公始计。

上嘉粤使功,用尚书荐,升公本部员外郎。监芜湖钞关,晋郎中,岁终举劾,再荐,改都察院湖广道监察御史,巡视西城。壬戌,榷盐河东。卒官,年五十九。

公识幾有心,思达国体。为人谋倾沥腔血,人急痛如在身。平生无他嗜,学独覃心时务。凡兵刑、农谷、地理、官制有用之事,靡不周畅。施用未竟,议者惋之。二子:偕、载。

赞曰:夫子论士,以“行已有耻,不辱君命”为上,宗族称孝者次焉。若公之行也根于孝,而使命适于变,抑可谓全体全用矣。昔王维桢称:“宁庶人之叛,胡公发其谋,孙公死其难,王公平其乱,一事而三人始终之。”以公方古人何如也?两汉而后,儒者类有以经术莅世务,然如公历官强职,谋断咸尽,天下称其廉干,可多得哉?

毛西河老师曰:碑版叙事,别有三味。左、史、班孟后,唯陈、范二史俱有其法。下此,虽韩退之,全然不懂,但生撰字句,面目不出。庐陵颇杰,而眉山失之甚远。有明以来,其文而已。念鲁论理议事之文,俱本经术;而于传志记述,又登堂入室。大才如此,何患不传?为之称快不已。

陶士伟曰:叙奉新事严谨,可续东汉《循吏传》。使粤事则详尽机情,雄健流畅,直兼官腐两史之长,巨观也。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