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 山 de boke

智者所爱 仁者所求

 
 
 

日志

 
 

悟《石湖公训语》  

2016-07-23 14:41:16|  分类: 山阴何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悟《石湖公训语》

家谱又称族谱、宗谱,是记载一个以血缘关系为主体的家族世系繁衍和重要人物事迹的历史书籍。家谱中的家训,则是该族家风所传承的精髓。《峡山何氏续谱》所载《石湖公训语》,不失为山阴峡山何氏的家训。

《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氏族编》的“峡山何氏”条记载:“先世居庐江,宋南渡后徙越州”;“其先有名茂昌者,元末官提举,赘于峡山郭氏,为此族居峡山之始。”

《绍兴府志●卷之四十八●人物志八●乡贤五》载有:“何诏,字廷纶,山阴人。宏(弘)治丙辰成进士。初任工曹,忤逆瑾,下诏狱,得白出。守永州,廉介自矢,九年不调。世宗在藩邸深知之,及嗣统一,岁九迁自藩臬,抚真定。晋擢工部尚书,适留都有陵殿之役,汰浮冗戢侵渔,节省几二十万缗,悉存公帑。秩满告归,服官四十年,所至有遗爱,立朝挺挺,有古大臣风。”这位何诏正是峡山何氏六世祖石湖公。

何诏,字廷纶,号石湖,生于天顺庚辰(1460)三月十四日。弘治己酉(1489)占浙江乡试。丙辰(1496)登进士。丁巳(1497)授南京工部主事。壬戌(1502)遭直庵公丧,乙丑(1505)服阕,改工部营缮司主事。正德丁卯(1507)转屯田员外郎,未几进郎中。庚午(1510)升永平知府。丁董夫人忧,归,乙亥(1515)服除,改永州府。庚辰(1520)迁广西参政。嘉靖二年(1523)转福建右布政使。嘉靖四年(1525)升右副都御史,巡抚保定诸府兼提督紫荆关。丙戌(1526)会天灾,再上疏引咎避位,得旨慰留,寻召为工部右侍郎。嘉靖八年(1529)升南京刑部尚书,寻改工部。嘉靖十三年(1534)十一月初二日致仕。卒于嘉靖十四年(1535)正月二十六日,得寿七十有六。赠太子太保。

明朝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张壁所撰《南京工部尚书赠太子少保何公诏墓志铭》这样评价何诏:“平生直谅,未尝以气加人,而中耿介不可夺。守官务大体,不求赫赫声,然志在奉公。尝语僚属曰:事求称食,天未有弗报者。性至孝,居父母哀毁骨立,处兄弟笃友爱,尤严子教。副使君从宦,每遗书以亲贤远利为戒。不受请托,亦未尝请托于人。居官四十年,家无余赀,室无侍媵。君子曰:古之大雅,何以加诸。”

明朝官员,诗人皇甫汸所撰《明资政大夫南亰工部尚书赠太子少保石湖何公墓表》则称颂石湖公:“少秉淵懿之资,长负颖拔之槩。嗜学,缀文藻,德砥行,为诸生冠。遂以明经起家,解褐登仕,通籍三朝,耀组二京,历试郡藩,载绥畿甸。所在以能称自分,工署迄拜司空,翊世平成,典邦水土,终始懋焉。”

《石湖公训语》有三部分内容。

开篇阐明立训的缘由:“余家自元末迁此,承祖宗余荫,衣食稍足。然子孙逸居而无教,则将近于禽兽。用是,遂撰家训,以遗我后人俾世世守之,庶几不悖于道。”

“子孙逸居而无教,则将近于禽兽。”引自孟子●滕文公上》:人之有道也,饱食、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於禽兽。意思是说,人类的生活是需要规范的,吃饱了,穿暖了,住得安逸了,如果没有教养,那就跟禽兽没有什么两样。所以,要立下家训,留给后人,使得“世世守之”,希望“不悖于道。”

第二部分借唐代刺史柳玭的《戒子弟》,告诫子孙切莫倚仗门第,而要益发锻炼和培养孝弟,益发保持和卫护礼法,永远为社会上有声望和地位的人们所推崇和景仰。

柳玭出身于唐朝后期高官世家。祖父是书法家柳公权的哥哥柳公绰,曾当过刑部尚书、兵部尚书;父亲柳仲郑当过剑南东川节度使和刑部尚书;哥哥柳壁担任过谏议大夫;他本人也官至御史大夫。柳家世代为官,但治家很严,在社会上有很好的名声。柳砒总结柳家世代家庭教育的经验,针对出身门第高贵人家子弟的思想行为特点,撰写了著名的《戒子弟》,强调:夫门第高者可畏不可恃的忠告,历来被有识之士引以为“名门子弟的座右铭”。

石湖公说:“吾本农家,赖祖父积德,及荷朝廷厚恩,门第固不能如柳氏之高,然亦未可下门也。凡我子孙,切莫恃此,当益修孝弟,益守礼法,世为越中士大夫所宗。否则,得罪于他人,无以见先人于地下,甚可畏也。戒之,戒之。”

由此可见,“益修孝弟,益守礼法是石湖公训语的着眼点和立足点。这里的“孝弟”也作孝悌。《论语●学而篇》载: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朱熹集注:善事父母为孝,善事兄长为弟。《新唐书●孝友传赞》:圣人治天下有道,曰要在孝弟而已孝是做人的根本,孝敬父母,由己及人,也必定会对他人关爱友善。对上敬重,对下有礼,对友信义,必然受人敬重。因此,孝乃仁之本,百善孝为先。

第三部分开列训语十九则。

其一为不酗酒。“酒乃曲药,非佳味也。吾族中会饮各宜随量,切不可强饮,亦不可强劝。必致成疾,自取速亡之道。戒之。”

总之,不强饮酒,不强劝酒,为了健康,最好戒酒。

其二为设便宴。“凡燕宾(宴请宾客),果五色,下饭(绍兴方言,小菜)五碟,添割二道,麫饭一道,汤三道。酒尽量而止,不许燃烛。南郡士大夫行之已久,必须效之。”

南朝宋文学家刘义庆曾任荆州刺史,爵位南郡公。《宋书》本传说他“性简素,寡嗜欲”。他组织文人编写的《世说新语》,反映了当时士大夫们的思想、生活和清谈放诞的风气。

其三为厚风俗。“府尊(太守、知府)禁越(绍兴府)中奢侈,实吾民之福。至如有丧(丧事)之家,待客止许蔬菜,不许饮酒食肉及修斋设醮,所以厚风俗复古道也。”

所谓厚民风”,就是要使民间的风尚和风气变得淳朴忠厚。所谓复古道,就是要让不趋附流俗,守正不阿的传统正道复兴回来。

其四为素幼衣。“子孙年幼,不许著绮罗(华贵的丝织品)衣服,至冠(男子成年举行加冠礼)方做与时衣一套,止用绸绫绵绢,亦不得过侈。”

幼儿不穿华贵衣服,可谓俭朴从娃娃抓起。成年才做一套合时衣服,且不得过于奢侈,可谓入时也不许追求时髦。

其五为简妇装。“吾家妇女居家,止许戴银饰,穿绸绢布衣,惟归宁(回娘家)之日,服饰不拘。”

有道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爱打扮的美女进了何家也限于素装,这一条近乎苛刻了。

其六为依家礼。“族中子弟年幼不许闲荡,至十五以上可冠者,其父兄择日告祠(通报祠堂),行礼必父母无期以上丧方可行之,仪节悉依家礼。”

冠礼即成年礼。《礼记典礼上》载:男子二十,冠而字。即男子到了二十岁,要在宗庙举行冠礼,表明已长大成人,可以享有相应权利,承担相应义务。《家礼》云:男子年十五至二十,皆可冠。必父母无期以上丧,可行之。所谓“无期以上丧”是指不在服丧期限内。丧期具体为:“斩衰,服期三年;齐衰,服期分三年、一年、五月、三月;大功,服期九个月;小功,服期五月;缌麻,服期三月。子为父服斩衰三年,为母服齐衰三年,等等。

其七为慎婚姻。“婚姻岂论财之道,必须择礼义之家,及察婿妇之有德行者,方可议之。毋得滥及暴逆恶疾者,以贻后祸。”

何家的“门当户对”重在礼义和德行,不是财产和地位。

其八为完税赋。“田粮赋税,惟正之供,吾子孙须及时完纳。毋得希图迟延,致有日后追责之患,自悔晚矣。”

《书无逸》载:文王不敢盘于游田,以庶邦惟正之供。”“惟正之供指的是正税,即法定百姓交纳的赋税。所以必须及时完纳,不得迟延。

其九为重教养。“每年父兄延高贤师傅,以端师范,馆于静室。教训子弟,务期砥砺忠孝,修饰文艺,以无忝前人。纵不能一一致身仕进,以之教授生徒,亦足以给衣食,而身与士大夫为礼,不然则为市井庸人,有伤世家体面矣。安得为贒父兄乎。”

子不教父之过。教什么呢?“砥砺忠孝,修饰文艺。怎么教呢?“延高贤师傅,以端师范,馆于静室。不然,就不是贤良的父兄。

其十为简行丧。“人家不幸有丧事,必择子弟循良者司其事。衣衾棺椁务宜从厚,然亦不可逞奢过费。棺内不必用金银首饰,以惹后患。其分送布帛,不得滥及无服之亲。

行丧的重点是择良者司事,宜从厚衣棺,除此之外,一切就简。

十一恭敬祖。“四时有祭,值期迁主于正堂而袷祭,毋得越位,紊度必至成。享祭毕,散胙酒惟数行,务要恭敬。其遇父祖忌日,子孙先期备祭品,至日则迁所祭之主而祭之,以申永慕。卑幼者助祭,疎远及年长分尊者不在此限。”

尊宗敬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没有前人栽树,哪有后人乘凉?尊宗敬祖不仅仅是祖先信仰,更是对栽树前人必须的敬意和感恩。

十二慎墓祭。“墓祭非古也,近世士大夫俱行之,吾安得而独违乎。时近清明,备办祭礼,则各就其宅兆而祭之。丰俭适宜,使后可继,朝去夕还。并不许请亲戚交游之人相与游乐,以伤追远之道。

墓祭是敬祖追远的特殊形式,不宜参入游乐的氛围。

十三避诉讼。“人家多应兢气遂起讼端,吾家自祖父以来,并无一字千与府县,亦因此优礼吾家。今后子孙非万分不得已之事,均须勉意含忍。

非万分不得已之事,均须勉意含忍。在石湖公玄孙何光迈订立四十二则“决不可”的《越观公家训》里,干脆变成了“官司决不可打”

十四仗祠堂。“兄弟争财,末世之弊,及讼于官,族人贤而懦者避仇,不敢直言,其不贤者又徇私而党恶之是,岂敦睦之道,宜告于祠堂,誓勿缄默偏倚。庶使柱者得直,恶者知惧。”

祠堂是家族的权威,是敬老的必须。不仅是祭祀场所,也是会聚场所、社交场所,更是道德法庭。

十五务正业。“吾家田产近虽颇有,岂能常如今日。吾之子孙,为士者须苦志笃学,以求仕进;为农者须勤耕力田,以成家业。其有空乏,不能存者,或以教授为业,或以租田为本,切不可沦于下流,以玷门阈。

务正业,就是树立敬业精神,认真对待本职工作。一个人只有选好正业并努力去,才能有所成就。

十六序长幼。“子孙或受责,当深自愧悔,使尊长有可矜怜,不得强辩是非,其尊长亦当以道义谕其子孙,不可恃尊以凌卑下。

《礼记大传》:服术有六:一曰亲亲,二曰尊尊,三曰名,四曰出入,五曰长幼,六曰从服。孙希旦集解:长,谓旁亲属尊者之服。幼,谓旁亲属卑者之服也。“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兄友弟恭这便叫“长幼有序”

十七耀宗亲。“宗族休戚所系,一人能贤,族众之光也。其不才者,均所玷焉。凡我子孙,小失宜自修省,若乖大义人情所不容者,跪于祠堂,而众责之,三责而弗悛,则得罪于祖宗也。谱去其名,使知所警。

所谓光宗耀祖,就是要为宗族争光,使祖先显耀,并非只是当大官发大财。一个人怀光宗耀祖之志,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而建功立业,使后人引以为荣,有什么不好呢?

十八护宗祠。“堂缭以垣墙,严以锁钥,非祭之日,守祠者不得擅开,以纵闲人出入。子孙亦毋得邀请宾朋携酒游嬉,以亵神灵。其有倾圯者,值年及时倡修,不可漫视。左为南明菴,房亦为吾家所创造者。择清谨道人居之,宗人毋得侵扰。祠后阴样山木,该科砟者五分会齐砟之,并不许私犯,违者治罪。

宗祠是家族的圣地,神圣不可侵犯。

十九保祀田。“祀田岁供,蒸赏。修葺废坏,使田随人存得享无穷之祀,各宜保守无萌异心,其土永无擅易其利,永无私侵。凡我子孙,若有违犯,合呈于官,以逆罪治之。

祀田是以田租收入供祭祀用的田。保祀田就是保祭祖,这算得上是家族的头等大事。

石湖公生前不仅立了家训,还立有自誓。《山阴何氏私乘》载有《石湖府君治永平誓愿》:“子孙强如我,要钱做什么;子孙不如我,要钱做什么;子孙果若贤,做官不要钱;子孙果不贤,做官不要钱;为臣不尽忠,读书做什么;为子不尽孝,人天做什么。”据说,这十二句座右铭“后为抚宁訥庵菴者刻而传之”。清代林则徐曾有一联:“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正所谓身教重于言教。

诚然,作为封建宦官所订家训必然带有封建的烙印,不免夹杂封建糟粕。然而,这里更多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至今仍有很强的教化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