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 山 de boke

智者所爱 仁者所求

 
 
 

日志

 
 

清史稿 何煟(何裕城)传  

2016-03-30 21:44:23|  分类: 山阴峡山何氏家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志53

 

清史稿  何煟(何裕城)传

---------------------------------------------------

选自: 国学网www.guoxue.com 国学宝典(2013年版)            http://www.gxbd.com/史部·正史·清史稿(关外二次本)

作者: 赵尔巽等

提要: 本列传清史稿·卷三百二十五·列传一百十二原标题为李清时〔姚立德〕 李宏〔子奉翰 孙亨特〕 何煟〔子裕城〕 吴嗣爵 萨载 兰第锡 韩鑅”,此处节录煟〔子裕城〕部分。后附《峡山何氏续谱》所载的《国史·何列传》和《国史·何裕城传》。

 

何煟,字谦之,浙江山阴人,先世籍湖南靖州。雍正中(雍正十三年,1735),入赀授州同,效力江南河工。从大学士河道总督嵇曾筠修浙江尖山海塘,请补杭州东塘同知,避本籍,仍发江南河工。乾隆初,权丰砀通判,授桃源同知。(乾隆)十五年(1750),擢河库道。十六年(1751),迁两淮盐运使,特敕兼管河务,以母忧去官。十九年(1754),尚书刘统勋等奏论河库帑项不清,夺煟官,拟徒,追偿,拘留工次,久乃缴完免罪。二十二年(1757),仍发南河以同知用。从侍郎梦麟疏浚荆山桥河工。从副总河嵇璜治淮、扬河务,超擢淮扬道。二十三年(1758),丁父忧,总督尹继善奏留在任守制,许之。

  二十六年(1761),以郎中内调。会河决中牟杨桥,上命大学士刘统勋等莅工,以煟从。工竟,留煟驻工防护。旋授开归陈许道,调山东运河道。三十年(1765),调河南河北道,擢按察使。上以煟习河事,命兼领河工。煟信浮屠说,谳狱辄从轻比,睢州民刘玉树谋杀人,鞫实,拟斩候,刑部改立决。上责煟宽纵,谘巡抚阿思哈,阿思哈称其能胜任。其冬,擢布政使,仍兼理河务。两权巡抚。三十六年(1771),授巡抚,兼河务如故。寻又命兼领山东河道。三十七年(1772),淅川、内乡被水,正阳、确山风灾,疏请抚恤缓征,上赐诗,褒以爱民知政

  三十八年(1773),上巡天津,阅永定河工,煟迎驾,赐孔雀翎、黄马褂。寻命与工部尚书裘曰修、直隶总督周元理勘永定河上游,疏言永定河挟沙而行,散漫无定。水性就下,本无不同。而地有高卑,沙有通塞,情因时而或异。永定河迁徙不定,其情也,非其性也。察其情,导其性,先宣后防,千古极则,虽起神禹,无以易之。永定河下口,蒙皇上指示疏导,既不阻下达之势,更可免浸润之虞,其法固当常守。所虑数十年后,妄生异论,别骋新奇,势且变乱旧章,贻河防巨患。请将圣谕并议言条款勒碑垂久远报闻。

  三十九年(1774),疏请各州县常平仓溢额以四千石为限,馀循例变价。又奏河南漕谷七十九万、蓟米二十九万,分存各州县界。邻省安阳等五州县限二万石、近水次祥符等三十五州县限一万石。均如所拟。加总督衔,仍领河南巡抚,又进兵部尚书衔。其秋,会剿王伦,事平,道内黄,病作。遣医往视,未至,卒。煟赠太子太保,祀贤良祠,赐祭葬,谥恭惠。

  裕城,煟子,字福天。自贡生入赀授道员。乾隆四十二年(1777),除山东督粮道。调河南河北道。河溢仪封,大学士高晋莅工,以裕城从。仪封埽工蛰陷,坐夺官,命留任。四十六年(1781),调江南河库道。裕城侍煟治河,尝着全河指要,谓治河当节宣并用,不当泥河不两行之说,偏于节束并上书当事,指陈南北岸诸险工。未几,河决青龙冈,注微山湖,冲运河。四十七年(1782)七月,河东河道总督韩鑅丁忧,青龙冈工未竟,上特命裕城署理。大学士阿桂视工曲家楼,请自兰阳至商丘别筑新堤。裕城奏兰阳新开引河,其上游素称险要,必须内有重障,外有挑护。大堤后旧有越堤,相去远,恐不足恃。请向东添筑格堤,临河近溜处加筑挑水坝上从之。又奏兖州伊家河在运河八闸之西,以分泄运河及濒湖诸水,应挑展宽深,上命速兴工。又奏伊家河兴工后,即往河南勘验引水子沟。仍往来山东、河南督察:上嘉之,并谕曰汝若能不自满而加以勤学,或可继汝父也伊家河工竟,四十八年(1783),赐孔雀翎。是年,青龙冈工竟,请修筑运河堤岸,诣济宁勘估,奏需帑六十四万有奇,得旨允行。授河南巡抚。以秋审多失出,降三品顶带,停支养廉。四十九年(1784),运河堤岸工竟,命议叙。师讨石峰堡乱回,道河南,裕城佐军兴,复顶带、养廉。五十年(1785),调陕西巡抚。朝邑被水,上谕裕城就被水处将淤积泥沙建筑河堤。寻奏创建护城堤,下部议行。调江西巡抚,五十二年(1787),奏江西河路二千四百馀里,请以所获盗舟改设巡船,上嘉之。又奏丰城镇平堤中段水势冲激,不足捍御,请改建石堤,从之。五十五年(1790),调安徽巡抚。命来京祝八旬万寿,行次合肥,卒。

 

  (《清史稿》该列传后还有“论曰:世业尚矣,于河事尤可征。前乎此者,嵇曾筠有子璜,高斌有从子高晋。若李氏、何氏、吴氏皆继之而起,宏及子奉翰、煟及子裕城并有名乾隆朝,嗣爵子璥则下逮嘉庆,奉翰子亨特,贪侈陨绩,忝祖父矣。清时以诚笃名,第锡以廉洁着。青龙冈塞河决,历两载工始竟,阿桂主之,萨载、韩鑅佐之。详具其始末,见成功之难也。”

 

《峡山何氏续谱·卷一·宸翰·国史·何煟列传》

 

    何煟,湖南靖州人,入浙江山阴籍。雍正十三年,以捐州同江南河工效力,从总河大学士嵇曾)筠修浙江尖山海塘,题杭州府东防同知,回避本籍,仍发江南河工。乾隆七年(1742年),暑丰砀通判。九年(1744年)授桃源同知。十三年(1748年),擢署河库道,十五年(1750年)实授。十六年(1751年)四月兼两淮盐运使,特饬兼管河务。八月丁母尤。十九年(1754年)正月,钦差尚书刘统勋总督策楞参河库钱粮不清,革煟职,拟徒追赔。六月以布政使衔协理河务。富勒浑勒赫奏前河督高斌张师载浮,用公项银六万余两,应着煟及李宏分赔,工次监追。二十一年(1756年)七月,缴完免罪。二十二年(1757年)正月,仍发往江南以同知用。命随侍郎梦麟书(疏)浚荆山桥河工。四月,命随副总河嵇璜办理淮扬河务。八月,招擢淮扬道。二十二年(应为二十三年,1758年),丁父忧,总督尹继善等奏留在任守制,许之。二十六年(1761年)三月,调回,以郎中用。八月河溢,河南中牟县之杨桥,大学士刘统勋协办,大学士兆惠赴豫堵筑,奏带煟往。十一月既合龙,统勋等请留煟驻工防护。十二月授开归陈许道。二十九年(1764年),调山东运河道。三十年(1765年),调河南河北道。四月擢按察使。上以煟久住河工,熟习修防,着兼管河南南北两岸河工事务。三十二年(1767年)闰七月,睢州民刘玉树谋死杨凤来案,拟斩候,刑部改立决。上谕巡抚阿思哈曰:刘玉树始则诓财谋命,继则杀命取财,实属凶恶之尤,自宜速正刑,章以昭信谳,乃原奏率,称其初裕骗财并无宪命之意,拟以斩候,殊为宽纵,此必何煟狃于积习阴功之见,有意从轻所致。前因其念佛茹素,有沽名之习,屡经训饬,应知悛改,乃于是案复如此定,拟其痼习未除,即此可见何煟是否胜任,臬司据实奏闻,毋得狥隐。又谕何煟果不胜任,臬司阿思哈毋庸逥获,将来用为布政使兼司河务。阿思哈寻奏,煟尚胜任。十一月擢布政使,仍兼理河工。三十四年(1769年)九月,护理巡抚,十一月奏截取知县举人徐廷槐衰弱,请改教习。谕曰:何煟此奏甚是,嗣后督抚验看,截取举人,有衰庸者,照此陈奏,倘不自服老,依六法官例送部引见。朕临时定夺,着为令。三十五年(1770年)三月,护理巡抚,五月疏言河北获嘉等六县贫民蒙恩借籽种口粮,臣思各项折色银两,零星秤兑,易于折耗,而民间购买粮食,仍须易钱,亦不免亏折之患,按各属平粜之钱本应易银,解司请,即以此钱代银借给,公私两便。上嘉。可是月因办理云南凯旋官兵车辆违例,率请部议降调,命从宽,革职留任。三十六年(1771年)五月,擢巡抚兼理河务,如故。八月奏报河工稳固,下部议叙,加一级。寻命兼管山东道事务。九月疏请改洛阳县为冲繁难要缺,汝阳县为繁难中缺,南阳县赊旗店、固始县徃疏集巡检为调缺,荣泽县河阴司、罗山县大胜关巡检为选缺。十一月疏请改开封府守营都司为游击,南阳镇右营游击为都司,均下部议行。三十七年(1772年),淅川、内乡被水,正阳、确山风灾。煟疏请抚恤缓征。诏可。赐诗曰:秋成早报十分论,风水为灾再乞恩,体我受(爱)民有如有(有字多余)是,嘉伊知政更何言。略轻稍重各筹酌,优赈缓征均抚(无)存,申命有司勤审察,索教惠泽遍穷村。三十八年(1773年)三月,上巡天津,阅永定河工。煟迎驾,赐孔雀翎、黄马褂,复诗曰:授职由来重老成,旬宣既久悉民情。豫疆文武胥董畀,河道修防付治并。化俗惟应先岂(恺)弟(悌),发姦岂必任严明。中州三代遗风在,正直平康视所行。寻命煟与工部尚书裘曰修、直隶总督周元礼查勘永定河上游。煟奏言:永定河挟沙而行,散曼无定。圣祖皇帝神功修治,阅今七十余年。皇上善继善,述筹度经营,大加疏浚,翠化临幸,省厥成功。臣扈侍銮舆,仰承清问,自惟谫陋,易胜悚惶,伏惟就下者,水之性无不同。而地有高卑,沙有通塞,水之情或同或异。永定河迁移不定,其情也,非其性也。察其情之所在,导其性之所同,先宣后防,千古极则,虽起神禹,无以易之。臣谨按永定河下口,蒙皇上指示疏导,既不阻下达之势,更可免浸运之虞,惟当永遵成法,更无可赞一词所虑。数十年后,或妄生论异,别事新奇,将至变乱旧章,贻尤河道,祈将现奉圣训并议言,摘叙简明条款,刊勒丰碑,永垂久远。疏入报闻。是月疏言:“河南常平仓溢额谷。前抚臣阿思哈议存为储备地方,接济邻省之用。今通省溢额,至四十四万余石,仓厫不敷,请每州县以四千石为限,余照旧例变价,解司报部候拨。”又疏言:“河南漕谷七十九万余石,蓟米二十九万余石,积存各州县,多寡不均,每年出借收息,陈陈相因,霉烂可虑。请于界邻省安阳等五州县各存二万石,附近水次之,祥符等三十五州县各存一万石为定额。”并如议行。三十九年(1774年)二月,谕曰:“何煟于地方诸事均能实心经理,协办河工亦甚妥协,加恩授总督衔,协管河南巡抚事,寻晋兵部尚书衔。”时大兵征金川道出河南,煟经理妥速议。奏加一级。九月,山东逆匪王伦滋事,煟督兵会剿。事平回至内黄病。命乾清门侍卫隆安带同太医院堂官驰驿徃视。未至,煟卒。遗疏入。谕曰:“总督管河南巡抚何煟,老成练达,诚笃恪勤,于河道机宜,素尤谙熟。自简任巡抚兼管河道以来,体国爱民,实心经营,一切修防捍御,董率有方,寔为封疆得力大臣。今秋因寿张逆匪滋事,督兵在东境协剿,事竣回豫时,偶尔感冒,业已就痊。〔耳乍〕(应为“昨”)闻于内黄途次复感风寒。念其年逾七旬,尤宜慎重调理。因谕令即在内黄暂为顿息,特派乾清门侍卫,带同太医院堂官,(漏写“驰驿前往”)诊视,以冀速痊。兹遽闻溘逝,深为悼惜。著加曾(赠)太子太保,入祀贤良祠 。所有应行(得)恤典,该衙门察例具奏。”寻赐祭葬,谥恭惠。子裕城现任安徽巡抚。

 

《峡山何氏续谱·卷一·宸翰·国史·何裕城传》

 

何裕城,浙江山阴县人。父煟,官总督管河南巡抚事,自有传。裕城自贡生援例捐道。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五月,授山东督粮道。四十三年(1778年)六月,调河南河北道。随钦差大学士管两江总督事高晋董办豫省仪封漫工。十一月,高晋奏:“时和驿八堡漫口合龙,仪封埽工蛰塌详,高晋传裕城交部严议,应革职。”得旨从宽留任。四十四年(1779年)二月,调江南河库道。四十六年(1781年)正月,调淮徐道。四十七年(1782年)七月,谕曰:“河东河道总督员缺紧要,现任淮徐道何裕城,从前随伊父何煟办事,年久于一切河防事宜,尚为熟习。何裕城即著加恩,署理河东河道总督。”时大学士公阿桂奉命经理曲家楼漫工,奏请于兰阳十二堡至商丘七堡,共一百七十余里,另缮新堤,挑引渠河。九月,裕城奏:“兰阳新开引河,上游素称险要,须内有重障,外有挑护。查该工大堤后,旧有赵堤,相去较远,不足恃。请自西撑堤向东,筑格堤。一其临河埽工,近溜处所加筑挑水坝三。得旨嘉奖。复奏:“山东兖州府伊家河在运河八闸之西,为分泄运河、濒湖诸水,要路浅滞处不能泄水,请挑展宽深。”得旨:“即应速行办理。”十月奏:“伊家河兴工后,即往河南将引河子沟逐一勘验,仍来往山东、河南查督各工,以期两无贻误。”谕曰:“好!汝若能不自满而加以勤学,或可继汝父也。勉之。十二月,伊家河挑工藏事。四十八年(1783年)正月,赏戴花翎。三月,随阿桂奏:“引河工程,黄河已归故道。十三日,金门断流。”得旨:“交部议叙。”加一级。又奏:“于犬坝下九十余丈,添建二坝,并于外滩河头上蜃(唇),河尾下唇,挑切展宽至河面原宽百余丈,现又于北坝加五十余丈,俱层土层柴压坚实。”朱批:“诸凡慎重办理妥当,竚候佳音。”四月奏:“至济宁勘估运河工,称需帑六十四万九千有寄。”得旨:“允行。”授河南巡抚。五月奏:“新河开放后,大溜直达,中引畅顺,惟旧南堤入新河处,北系旧堤,南系浮士沙滩,去河身较近处另开一沟,宽五十丈,再作坡湜三十丈,遇盛涨不致壅遏。”又奏:“大溜全归新河,中引迅驶河头,西岸穿处亦经砌宽,溜势东注,坝工不致着重,商丘河尾南岸川字沟二道,并开挖完竣。”俱得旨嘉奖。八月奏:“黄河漫口,受病处徃往由沟槽而起,因漫滩之水本属平衍,一入沟槽,得其就下之性,顷刻汇聚堤根,遂致漫溢。今于霜降后相度情形,筑土格为之限,免致后患。”朱批:“好实力,妥为之。”九月以奏折面灰污,降二级留任。又以河南秋审人犯,由缓决改入情实者过多,奉旨降为三品顶戴,停支养廉。十一月,偕河臣兰第锡奏:“查仪封六堡,滩面较窄,睢州下泛七堡,形势湾环,须加意防御,拟于仪封提一南圈筑月堤,包毛家埽寨工在内,自睢州下泛头堡至十五堡,就旧有子堰,南面加帮宽厚,并于下九堡堤后加筑后戗。”上嘉之。四十九年(1784年)四月,奉谕山东运河堤岸各工,前经发帑兴修,现已一律完整办理,甚为妥速。何裕城著交部议叙,加一级。时甘肃石峰堡回匪滋事,官兵经由河南,裕城办理兵差无误。七月,奉旨,赏还顶戴,支巡抚养廉。九月奏:“筹办睢州下迅漫工,料物不能应手,请酌量加增楷麻,值价仍照例价核实报销,其加增之数,先于司库垫发,分年摊征归款。”朱批:“著照所请行。”又奏:“请将被旱之汲县新乡等州县,本应征粟米麦豆,缓至五十年。五十一年带征。被水之商丘等县,本年应征钱粮,酌量缓征。”俱得旨允行。五十年(1785年)二月奏:“豫省上年工赈兼施,库贮不敷,请拨邻省库银备用。”得旨:“于部库内拨给银五十万两,以备展赈之用。”是月调陕西巡抚。五月奏:“陕西省府厅州县,因承缉金川逃兵不力,处分停升者五十九员,遇应升缺出合例少,又或人地不宜,办理周章可否。按照原定开复年限,分别量为加重令其报捐开复。”谕曰:“逃兵处分停升各员,前据李世杰奏请,准其捐复,经吏部议叙,已将该督交部议处。今何裕城复有此奏,且陕西一省停升者已多至五十九员,似此者尚有六省,人数自不相上下。若因升补乏人,皆须由部推选,一时概易生手,未免于地方不能驾轻就熟之益,因思人才难得,该督抚既纷纷陈奏,想其中实有碍难办理之处,是此事竟属可行,所有李世杰交部议处之处,并着免议。但此人员若仅照例捐复,实不足以示惩警,自应按照原定年限,分别等差,酌量加倍,令其加复。”九月,布政使图萨布奏:“朝邑被水,东南北三面尚未消涸。现将积厚沙泥,雇夫刨挖。”谕曰:“朝邑县被水,城池既属洼下,其易于被水处,何不就泥沙淤积高之地筑建护堤,设遇盛涨,岂不更资保障着。传谕何裕城,相度情形,熟筹妥议寻奏,创建护城土堤,计长一千六百六十余丈,动帑二万九千五百余两,下部议行。”十月奏:“陕西省设有军器局,系西安清军厅同知经管,查该局所存军器多残缺。现派员逐一挑选,分可用、可修及不可用三项,其不堪用项内,铜铁镕化变价,一面将可修器械,逐件估修,即以所变不可用之价,作为修费,俟办竣造册报部,责令该厅营善为收贮。”上嘉之,寻调江西巡抚。五十一年(1786年)正月奏:“江西省粮价昂贵,由江西商民贩运过多所致。”谕曰:“上年江楚等省被旱成灾,收成歉薄,全赖邻省米粮接济,商民均向江西四川等省贩运粮食,以资口粮费。朕许多苦心,节次降旨。令该省督抚实力经理,设法调济,务俾商贩流通,不致稍有阻遏,方为妥善。今何裕城因该省粮加增,归咎于商民贩运过多,是意存遏籴,此何言耶。民间遇有灾歉,自应以此省之有余,补彼省之不足。为督抚者皆当以民食为心,不分此疆彼界,筹办得宜,俾得均匀接济。且邻省到境采买,小民等得价售卖,可沾余润,尚不应稍有居奇,何况封疆大臣乃竟存彼此之见也。”何裕城著饬行。五月奏:“江西粮道向定中缺,由部选。该道管辖十三卫所,督运催征均关紧要。盐驿道向定为冲,繁疲难相兼要缺。请旨简放自驿,务改归臬司兼管。该道专管盐法,政务甚简,请互改以归核寔议行。”七月奏:“武职衙门书手,每名食粮一分,谓之字识其应食何项名粮,例无名文。查江西各营,共设字职四百五十六名,所食名粮马步守三项,兼备臣思马步二项,例于守兵中,择操访勤奋,弓马熟娴者,递拔字职,例免操防弓马不娴可知,乃因掌管笔墨,与本官亲近,遇缺坐补,阻操防兵上进之路。请将各盐字职止准支守粮。”谕曰:“此奏甚公,下部议行。”十一月奏:“江西何路二千四百余里,奸匪混杂,须择要隘,派员弁巡查。南昌、新建、丰城、清江、余千五县向止,设巡船一二三只,每遇派员巡缉及查拏要犯不敷应用,不得不雇用民船,既虑地方官滥捉当差,妨船户生计久,或雇船耽搁走漏消息,致要犯远扬。臣今岁访护,河匪八十二名,冒差诱赌犯三十七名,所有连犯拏获之船,大小共七只,即派员查验修艌,作为巡船,分交南昌等五县偹缉之用。”朱批:“好!以实为之。”五十二年(1787年)正月奏:“南昌府属丰城县,镇平堤中间一段,水势冲激土堤,不足捍御,应改建石堤。”奉谕:“如所议行,毋致误工。”时台湾逆匪林爽文滋事,附近各省拨运米石。五月奏:“筹拨米十五万石,现扎商李,时尧或由新城县陆路运送,或由长江装载赴上海关外,由海道运往。俟查明,酌量办理。”谕曰:“该抚折内既称建昌府新城,县之五福地方,距闽省较近,光泽县水口系往来通衢,自应奏闻一面预备人夫,即由五福地方妥连起运,或该抚于运道情形未经谙熟,亦应于属官员及商民人等详加访问,或从新建县陆运近便,或由上海关口水运近便之处,即可斟酌道里远近,以定起运省费,何以又称向李侍尧咨商,徒劳往返。致稽时日,何裕城实属推诿,非是著传旨申饬。”七月奏:“运闽省米石,已陆续从新城一路运送,又检查旧案,有改由海运较为便捷之语。随扎商两江总督臣李世杰,等查明海船,俟咨覆到日,分拨起程。”谕曰:“此事竟系何裕城办理错误,军需米石,关系紧要。何裕城既查明改由海运较为便捷,即应运米石数目及开行日期飞咨李世杰,等预备船只,一面将应用之米运至海口等候,以便装载开行。并应海口船只倘属短少,或将江浙米石先行运送,俟江西之米陆续运至海口时再行将接运之处,一并咨明庶李世杰,可以酌量筹办,乃徒事往返扎商,并不将运米实数及何日何时运到海口过载行之处,详晰奏明。是何裕城不但意存推诿,并不知事理轻重,实属糊涂,著交部议处部议革任。”得旨:“宽免。”寻奏:“协济各米筹办之始,原定于五福路陆转运,祗以该处山蹊阻险,节节起拨,唯恐稽迟,拟照从前办过成案,陆海分运,嗣准督臣李世杰咨覆,始知江苏亦有运闽米石海船不敷。臣恐到彼等候,欲速运迟,随将碾米十五万石,全由五福运往该处。先经浚流修路,运行尚速,现抵闽省光泽县水口者,已有六万四千余石。其接续运赴,计九月初旬可以运竣。所有湖北省运闽米行至五福,适当江西米运竣之时,堪以接续,两不相妨。一面谕饬各属候湖北委员押米入境,帮同悉心料理,一如江西运米成规,不许稍存歧视。”八月奏:“五福自浚流修路以来,蹊径渐熟,夫役渐众,行筏小船亦日办日多,即使冬令水落,尚可随宜设法多行路。陆数十里前抵五福,所有湖南省运米十万石,应照湖北式,由长江前来行抵五福水,次于江西米运竣后,接续转运。已咨湖南抚臣浦霖并饬藩司,预备协力办理。至江西米现已运过七万六千余石,准于九月初旬,可接运湖北米,疏入俱报闻。”十月,谕曰:“台湾自逆匪林爽文滋事以来,节经降旨,令各省拨运米石,前往接应。现据各该督抚先后奏报,运闽米俱各妥为照料,随到随行办理,甚为妥速,甚慰朕怀。何裕城著交部议叙,寻常加一级随带。”五十三年(1788年),台湾平湖南米运至新城者,七万五千石。裕城奉旨筹议。三月奏请:“照时价就近出籴,得价或解还湖南买谷补仓,或闻拨运,听李世尧酌办。”得旨嘉奖。八月奏:“南昌、饶州、南康、九江等府被水成灾,请分别抚恤。”具报闻。五十四年(1789年)五月,漕运总督毓奇奏:“江西各帮漕船因凤凰滩等处河道阻浅,以致起拨耽,不能竟度鄱阳湖。”得旨:“申饬。”六月,仓场总督苏凌阿奏:“江西帮船迟误。”奉旨:“交部严加议处。”部议革职。奉旨:“宽免。”仍注册。八月,两淮盐政全德奏:“江西护盐道恒宁报四月下半月销盐壹万捌千肆佰玖拾二引,提册后对仅销九千九百拾捌引,虚报捏饰。”命两广总督书麟赴江西查办。书麟奏:“恒宁系以四月销数较少,将五月多销之数划抵恒宁。”交部议,降三级调用。裕城奏:“恒宁办事认真,请留护盐道任。”谕曰:“此事竟系何裕城因恒宁为其守府,意存袒护。而书麟前往查办,亦未免意存和事调停,将就完案。该督抚既称恒宁护理盐道,办理尚系认真。何裕城旦请将恒宁免其撤回,竟以该省盐道非恒宁不足以胜任,即著照所降之级,仍留江西护理盐道事务,并令照所定,每月销盐二万数千引之数,按月督销。如销能足数,俟数年之后,该督抚盐政据实奏,闻候酌量加恩。如不能按月照数疎销,引额稍有缺乏,即将所缺引课著落该员倍补,仍交部治罪。倘恒宁力不能赔,即著书麟、何裕城代为赔缴,以为封疆大臣袒护属员,办事模棱者戒。”五十五年(1790年)三月,河南巡抚任内,接前任巡抚富勒浑所奏:“于堌阳地方改筑考城,县城垣地处旷野,购料维难,致糜费脚力,于例价报销,不敷里误。”部议应革任。得旨宽免。仍注册。四月调安徽巡抚。旋奉命来京,恭祝八旬万寿。六月抵合肥,病卒。七月,谕曰:“安徽巡抚何裕城,自简任以来,小心谨慎。今于途次患病身故,所有任内降革,任内罚俸处分,及应行赔缴银两,俱著加恩宽免。子锺,现任广东潮州府同知;铣,现任河南开归道;金,现任内阁侍读。

 

---------------------------------------------------------------------

嵇曾筠(1670-1738)清代官员、水利专家,。字松友,号礼斋,江苏无锡人。康熙四十五年进士,历官河南巡抚、兵部侍郎、河南副总河、河道总督文华殿大学士吏部尚书、浙江巡抚、总督。有《防河奏议》、《师善堂集》。曾筠在官,视国事如家事。知人善任,恭慎廉明,治河尤着绩。用引河杀险法,前后省库帑甚鉅。第三子嵇璜,亦由治河有功,官大学士,继其武。

 

刘统勋(1698-1773),字延清,号尔钝,山东诸城(今山东高密)人。雍正二年(1724)中进士,历任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吏部尚书、内阁大学士、翰林院掌院学士及军机大臣等要职。刘统勋官至宰相,为政四十余载清廉正直,敢于直谏,在吏治、军事、治河等方面均有显着政绩。乾隆三十八年(1773)猝逝于上朝途中,乾隆皇帝闻讯慨叹失去股肱之臣,追授太傅,谥号文正

 

梦麟(1728-1758)西鲁特氏,字文子,号午塘,蒙古正白旗人,尚书宪德子,清朝官吏、诗人。乾隆十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十五年,迁侍讲学士,再迁祭酒,提督河南学政。十六年,授内阁学士。十七年,湖北罗田民据天堂寨谋乱,梦麟以河南商城邻罗田,驰往捕治,上嘉之。疏言:"商城界江、楚,峻岭深岩,易藏奸宄,请增兵巡察。"下河南巡抚议,移驻守备,增兵百。十八年,署户部侍郎,充江南乡试考官,即命提督江苏学政。二十年,授工部侍郎,代还,调署兵部,兼镶白旗蒙古副都统。二十一年,命在军机处学习行走。大臣在军机处,资望少浅者曰"学习行走",自梦麟始。是岁,河决孙家集。

 

嵇璜(1711-1794),字尚佐,晚号拙修,江南无锡县(今江苏省无锡市)人。清朝水利专家。嵇曾筠之子,父子皆长于治河。雍正八年进士,历官乾隆间南河、东河河道总督、工部尚书,晚年加太子太保,为上书房总师傅,以治河有功着称。

 

 

兆惠(1708-1764),字和甫,姓乌雅氏,满洲正黄旗人,康熙四十七年(1708)生。他是雍正帝生母孝恭仁皇后族孙。父佛标,官至都统。作为乾隆朝的著名战将,他屡次征伐,为捍卫西北边疆,维护国家统一建树了功勋。

 

尹继善1695-1771)清代官吏。章佳氏,字元长,号望山,满洲镶黄旗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尹泰之子。雍正元年进士,历官编修、云南、川陕、两江总督,文华殿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协理河务,参赞军务。有《尹文端公诗集》10卷等,曾参修《江南通志》。

 

阿思哈(1710-1776)萨克达氏,满洲正黄旗人。自官学生考授内阁中书,累迁刑部郎中,充军机处章京。乾隆十年,擢甘肃布政使。十四年,擢江西巡抚。寻授吏部员外郎

 

裘曰修(1712-1773)字叔度,一字漫士,江西南昌新建人,清代名臣、文学家。乾隆四年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吏部侍郎、军机处行走、礼、刑、工部尚书,加太子少傅,谥文达。曾奉命与鲁、豫、皖三省巡抚巡视黄河,划疏浚之策。奉敕编纂《热河志》、《太学志》、《密殿珠林》、《石渠宝笈》、《钱录》等。

 

周元理(1706-1782)字秉中,苏州市黎里镇人,清朝大臣。乾隆三年举人。以知县用。历广东万州知州等,累擢直隶总督,官至工部尚书,引疾乞休。

 

高晋(1707-1778),字昭德,清朝大臣。凉州总兵高述明第四子、大学士高斌之侄、乾隆帝慧贤皇贵妃的堂兄弟。自知县累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和漕运总督,为清乾隆时期的治河名臣。乾隆四十三年十二月病逝于治河工地,年71岁,赐祭葬,谥文端。高氏家族本是八旗汉军旗包衣,雍正十三年诏令出包衣、抬旗,入满洲镶黄旗,嘉庆二十二年奉旨,改姓高佳氏。

 

韩鑅(1730-1804)字东序,号兰亭,顺天大兴人,原籍贵州毕节,清朝大臣。入赀授通判,拣发山东,授上河通判。累擢江南淮徐道。

 

阿桂(1717.09.07-1797.10.10)章佳氏,字广廷,号云崖,大学士阿克敦之子,清朝名将。满洲正蓝旗人,后以新疆战功抬入正白旗。乾隆三年(1738)举人后授镶红旗蒙古副都统,长期戍守西北边疆。乾隆十三年(1748),参加大小金川之役。乾隆二十四年(1759),参加平定大小和卓叛乱。事平后移师驻伊犁,提出于新疆屯田建策,被采纳。其后数年间,历任内大臣、汉军镶蓝旗都统、军机大臣、满洲正红旗都统、伊犁将军、四川总督等。 乾隆三十三年(1768),以副将军偕经略傅恒领兵与侵扰滇境的缅甸军交战,屡获捷。乾隆三十六年(1781),再次参加大小金川之战,历时5年,运筹战事,多合机宜。后两次督师镇压甘肃回民起义,参与制定镇压台湾林爽文起义和抗击廓尔喀之役的进兵方略。 卒年81岁。 阿桂编有《军需则例》15卷。

 

阿思哈(1710-1776)萨克达氏,满洲正黄旗人。自官学生考授内阁中书,累迁刑部郎中,充军机处章京。乾隆十年,擢甘肃布政使。十四年,擢江西巡抚。寻授吏部员外郎。

 

王伦起义:清朝乾隆三十九年(1774)山东寿张县( 今山东阳谷东南)县民王伦领导的农民起义。因其主要战役是在临清州进行的,故又名临清起义。王伦于乾隆十六年秘密加入白莲教的支派清水教。三十六年自称教主,并以运气替人治病、教授拳术等方式,在兖州、东昌(今山东聊城)等地收徒传教。乾隆三十九年,山东年岁歉收,地方官妄行加征,人民的反抗情绪十分强烈。王伦遂利用清水教谶言,决定组织教徒于是年秋起事,并任命了军师、元帅、总兵等官职。清水教原议十月起义,因泄漏,寿张县派兵剿捕,不得不提前于八月二十八日起义,参加者数千人,是日夜,王伦率众千人,头裹白巾,手持大刀、长枪,攻入寿张县城,杀死知县沈齐义,九月初二日攻破阳谷,初四日又据堂邑。起义军杀富济贫,将库存银两搜劫,释放监犯,收人伙内。 乾隆帝派大学士舒赫德为钦差大臣,特选健锐、火器二营禁卫军一千名,由额附拉旺多尔济、都御史阿思哈率领,赶赴临清。九月下旬,清军大队糜集,起义军被包围在临清旧城。乾隆又命直隶总督周元理、河道总督姚立德等派兵前往助剿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