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 山 de boke

智者所爱 仁者所求

 
 
 

日志

 
 

《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2015-03-01 19:3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520870_p_1.html?bsh_bid=586015426#475182-qzone-1-18365-78550e44c1fed5432c372b667497b764


碑文释读

《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分享到《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何君阁道铭》解读  (转)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释文:

蜀郡大(tài)守平陵何君,遣掾(yuàn)临邛舒鲔(wěi),将(jiàng)徒治道,造尊楗(jiàn)阁,袤五十五丈。用功千一百九十八日。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就。道史任云、陈春主。   

注解:①蜀郡,东汉时已很小,大约相当于现在阿坝、温江、雅安三个州、市所在地域。②大守,即太守,亦称郡守。据清江沅《说文释例》:“古只作‘大’,不作‘太’,”《易》、《春秋》、《尚书》、《史记》、《汉书》中的“大极”、“大子”、“大上”、“大誓”、“大上皇”、“大后”中的“大”,后人都读为太,或直接改写为“太”。③平陵:古县名,在今咸阳市西北,因汉昭帝葬于此,故以其陵名县。④掾,下属官吏。⑤临邛,古县名,今四川邛崃县。⑥将徒,将(jiàng),去声,率领。徒,《广韵》:“徒,隶也。”,服徭役的人。据《鄐君开通褒斜道刻石》:“汉中太守钜鹿鄐君,奉诏受广汉、蜀郡、巴郡刑徒二千六百九十人动工开通斜栈道,至永平九年落成”可判定这里的“徒”亦必为刑徒、犯人。相当于今之劳改队。秦汉时修路筑城之类的事,基本上由这些人来做。(此刻石比《何君阁道碑》迟了九年,在陕西褒县。宋人晏袤评其“与光武中元二年《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体势相若。”两道皆为同一队伍修建也有可能)“⑦尊楗阁,尊,《广韵》:“尊,高也。”《韩非子、外储》:“虞庆为屋,谓匠人曰:‘屋太尊’”,意谓“房子太高了”。楗(jiàn),《汉语大字典》:“河工以埽(sào)料所筑的柱桩。”这种护堤的柱桩高可达数丈。平原地区缺大木,是用竹索、木条、土石捆绑而成。东汉时本地绝不乏巨木(今亦不缺),可以肯定,此处之“楗”,必为高大的原木所为。阁,原指“架子上置放食物的木板”。荥经人叫“望板子”,栈道象其形。总之,尊楗阁,可理解为“高脚桩栈道”实地观其势,栈道孔距河床不及两丈,东汉时河床应更高些,估计当时栈道由大木桩直撑到河底。⑧衷(mào),袤的古写,南北长为袤。《汉语大字典》书一号墓竹简为“ ”与马王堆易五的“衷”字写法几乎完全一样。古人厘定为“袤”是有道理的,因荥河那段走向基本呈南北向(略偏西北东南),故称袤。⑨用功千一百九十八日,即今所谓用了多少个工,恐不一定指历时三年多。⑩建武中元二年,建武,东汉第一个皇帝刘秀年号,建武中元二年即公元57年,距今1947年。○11就,完成,据《鄐君刻石》后有“落成”,类同可证。○12道史,严道地方官。《汉书·百官公卿表》:“(县)有蛮夷曰道。”史,春秋时为太宰的副官,掌管法典和记事,后来一般指副贰。可理解为“严道县长助理”。另一种意见为“交通厅长”。   译文:蜀郡太守平陵人何先生,派遣他的下属官吏临邛人舒鲔,率领着服徭役的队伍(来此)修路。建造了高脚柱栈道,南北共长55丈。用了工作日1198个。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完成。严道地方官任云、陈春主(记)。   由此可见,这是一方摩岩纪功刻石。

东汉初年的《何君阁道铭》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件重要作品,南宋洪适《隶释》最早著录此铭,称“此碑蜀中近出。毗陵胡世将承公,好藏金石刻,绍兴己未年帅蜀,尚未见之。”案之《宋史·胡世将传》,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胡世将为宝文阁学士,宣抚川、陕。绍兴十一年秋起复,未几,疡发于首而致仕。《何君阁道铭》发现当在公元1141年之后。《墨宝》载“此碑出于绍兴辛未(公元1151年)”,大抵不错。淳熙二年(公元1175年),刘球纂成《隶韵》十卷,犹收入《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所用文字,而绍熙甲寅(公元1194年)年晏袤跋《开通褒斜道刻石》,则称其“与《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体势相若,今何君碑不传。”看来,此碑出土后43年间,已遭遇出而复晦、不得相传的逆运。估计宋元以来此石拓本甚少,藏者珍稀而秘不示人。光绪十三年荥经名士汪元藻请沈贤修以《金石索》为底本(有学者定此本伪刻)重摹刻碑,立于县学。邓少琴先生抗战期间作《益部汉隶集录》,收入此摹刻之双钩本。及至20世纪80至90年代,堪称巨制的《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商周至秦汉书法》卷、《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二册,皆未能收入《何君阁道铭》拓本图版,《秦汉刻石文字要目》则称“原在四川绵竹,久佚”。原璧不可见,实为中国书法史研究者和爱好者的一件憾事。   2004年3月在荥经县烈士乡境内,发现汉代摩崖石刻。笔者应四川省文物局、省考古所之邀参加了专家组实地考察鉴定(见2004年4月23日《中国文物报》报道),经论证确认为《何君阁道铭》原刻,真乃地不藏宝,贞石重光,为南方丝绸之路重镇严道古城再现了一大亮点。宋人王象之《舆地碑目》载“其碑在荥经县西三十里,景峪悬崖间,巽崖李焘有跋”,原刻重现处与记载相合(李焘是南宋著名史学家,惟其跋刻石,今尚未见),只是荥河新建水坝,水位升高,使往昔难以攀援的悬崖容易接近了,也才有此再发现。今见刻石文字,与宋代洪适《隶释》卷四所载基本相同,某些较特别的字形如“尊”、“袤”,则与刘球《隶韵》所刊一致。其铭曰:   蜀郡太守平陵何君/,遣掾临邛舒鲔,将/徒治道,造尊楗/阁,袤五十五丈,用/功千一百九十八日/。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就/道。史任云、陈春主/。   此铭刻于古栈道首段左侧石壁上,下临荥江,铭高65cm,宽73cm,周有边框,字大如拳,凡七行,行八字、七字、六字、九字不等,随字之笔画多寡而异,错落有致。圆笔中锋,结字宽博,时见篆意,故洪适称其“字法方劲,古意有余”。   《何君阁道铭》虽用圆笔,而结字力求破篆体之圆而立隶书之方,波挑之法尚不娴熟,但笔力雄健,气势夺人。书者有时似乎在不经意之间使用篆字,如铭刻中最大的一个字“尊”,即纯为篆体,与汉印所用相同,“舒”字偏旁“予”,“鲔”字偏旁“鱼”,亦甚似缪篆,“有”上“又”旁凡三笔,亦用篆法。这反映了隶书依依告别篆体,自身走向成熟前夕的一种现象,完全不同于东汉晚期某些碑刻有意以篆体入隶。所以,《何君阁道铭》可谓西汉至东汉隶书发展转折点的一个标志,洪适称“东汉隶书,斯为之首。”元代郑杓《衍极》卷下认为:“汉碑三百销蚀亡几,何君阁道、夏淳于碑可以全见古人面貌。”清代学者黄生称《何君阁道铭》“盖碑刻之萌牙,故简质如此云。”康有为指出,此碑和《褒斜》《阁》《仙友》等碑“变圆为方,削繁成简,遂成汉分”,这些看法都是比较中肯的。   关于铭刻文本内容,洪适曰:“栈路谓之阁道,非楼阁之阁也。邛九折坂,盖其地。”洪适所释是也。何君阁道乃东汉时蜀郡通西南夷的一条要道。《后汉书·郡国志五·蜀郡属国条》载“严道有邛九折阪者,邛邮置。”铭刻末纪年“建武中元二年”,洪适则疑为“殆莽、汉之际习俗相尚,以即位初元冠于新历之上,故此碑有建武中元之文。汉志亦采取一时所记,失于笔削尔。”《资治通鉴》胡三省注,特地指出洪氏之误。胡注曰:“按范史本纪,建武止三十一年,次年改为中元,直书中元元年。观此所刻,乃是虽别为中元,犹冠以建武,如文、景中元、后元之类也。又《祭祀志》载封禅后赦天下诏,明言‘改建武三十二年为建武中元元年’。《东夷·倭国传》,‘建武中元二年,来奉贡’,证据甚明。”胡注还指出,司马光作《通鉴》,亦效袁宏《后汉纪》和范晔《后汉书》,将“建武中元元年”书为“中元元年”,是“从简易耳”。换言之,《何君阁道铭》所书纪年,则是正规而庄重地书写年号,而未从简省略。   宋代以来《何君阁道铭》(见《隶释》),又名《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见《隶韵》),又名《汉蜀太守何君造尊楗阁碑》(《容斋随笔》云“在成都”),《汉蜀郡太守治道记》(《舆地碑纪目·雅州碑记》),《尊楗阁记》(同上。《蜀碑记》卷六作“碑记”),故洪适又谓“蜀人以为尊楗阁碑”,故康有为和今之研究者犹称之为《尊楗阁》或《何君尊楗阁刻石》。案“以为尊楗阁碑”,殆为宋时蜀人望文生义的误读,不明出典所致。铭刻原文为“将徒治道,造尊楗阁”,尊借为,指险峻的高山。《玉篇》:“,山貌。”《集韵》:“,山锐貌。”造,此处非建造义,而是用其本义,至、到达。《仪礼·士丧礼》:“造于西阶下。”郑玄注:“造,至也。”《汉书·扬雄传》:“直以造天兮。”颜师古注:“造,至也。”皆是其证。以古汉语语法分析,“造尊()”、“楗(建)阁”分别是两个述宾词组,前后连结构成连动关系。其意思是“到达险峻的高山,建设阁道”。案古代巴蜀栈道多依傍于高山悬岩峭壁建造,下陵深壑,故有斯言。参看《史记·高祖本纪》:“去辄烧绝栈道。”司马贞索隐:“栈道,阁道也。崔浩云:‘险绝之处,傍凿山岩,而施版梁为阁。’”《后汉书·隗嚣传》:“隗嚣复上言:“白水险阻,栈阁绝败。”李贤注:“白水,县,有关,属广汉郡。栈阁者,山路悬险,栈木为阁道。”   铭刻撰人拈出“造尊()”一语,极有可能十分熟悉蜀中大儒扬雄呈汉成帝的名篇《甘泉赋》。《汉书·扬雄传上》载所撰《甘泉赋》云:“洪台掘其独出兮,北极之。”应劭曰:“掘,特貌也。,至也。”颜师古曰:“言高台特出乃至北极,其状竦峭,然也。”皇室权贵,不惜民力,大兴土木,楼台宫阁,又有“离宫别馆,弥山跨谷”,其中亦多回廊阁道曲行其间,司马相如和扬雄都曾对此讽谏。“造尊()楗(建)阁”化裁扬雄名句“北极之”,则表现了主持修建阁道的掾吏们,在历尽艰险、大功告成后的豪迈之情,这或许可以解释《何君阁道铭》为什么要大书特书一个“尊()”字。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