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 山 de boke

智者所爱 仁者所求

 
 
 

日志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布拉滩圆梦  

2014-08-26 08:34:00|  分类: 兵团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少年稚气踌躇满,青春留驻布拉滩。

蹉跎苦日当年练,思恋残梦今朝圆。

 

         728,曙光初照,一辆十四座的旅游车从包头火车站附近的心民招待所出发。车上乘坐的是我和我的(绍兴)乡友、(内蒙兵团)战友、(绍兴会馆)馆友、(内蒙古兵团战友网)网友和朋友。他们来自东海之滨,要去阔别四十来年的第二故乡——布拉滩圆梦。

    四十三年前的秋季,年仅十六、七岁的我们同乘一辆火车,经过三天三夜的颠簸,从江南来到塞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二十团,充当了一名“不戴领章帽徽的解放军”。我们用幼稚而嫩弱的臂膀,承担起屯垦戌边的重任,在广袤而贫瘠的布拉滩上,播种下自己的青春和理想。因为洒落过太多的汗水,太美的年华,那里便成了我们的第二故乡;因为经历了太多的困苦,太多的挣扎,那里便成了我们的终生牵挂。返乡多年,兵团战士们对布拉滩的情节依旧,思恋倍增,魂牵梦绕,刻骨铭心。二十团绍兴会馆的代表们决意要实现圆梦之旅,让馆旗飘进布拉滩。作为同乡和战友,我自然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作为扎根边疆的东道主,我又理应是圆梦的导游。

    布拉滩地处黄河南岸,库布其沙漠北缘,杭锦旗独贵特拉镇一带。从包头到独贵特拉有四条路可选:一是从民族东路北上进G6京藏高速西行,至公庙子立交桥转G110国道西行,至蓿荄乡转S215省道南行,过亿利黄河大桥再南行;二是从包钢附近的七号桥直接上G110国道西行;三是从包头黄河大桥过河,顺G65包茂高速南行,转沿黄公路西行;四是从黄河水源地过浮桥,顺209乡道上X618县道西行。

    像今天这样高规格的出行,理应首选高等级公路。然而,我却指挥车辆驶向了西南方向的黄河水源地。这不单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能最大限度地巡视布拉滩,也是想通过在“秦直道”和“金津渡”的起步,用厚重的历史来启迪圆梦的感觉。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今生几度过黄河,此番心境最乐呵。

浮桥横卧金津渡,流水空吟渺邈歌。

 

    我们的车在阿尔丁大街北行,不久西拐进入校园南路,至白云路口又南转直行。白云路在麻池乡嘎然而止。这里位于包头火车站南偏西约⒈7公里,是包头地区迄今发现规模最大的古城池,又恰是“秦直道”的北端点。太史公在《史记》中记作“九原郡”:“三十五年,除道(开辟“秦直道”),道九原抵云阳(通到九原郡,直抵陕西淳化县境内的云阳),堑山堙谷,直通之。”

    “秦直道”堪称世界上最早、最直、最长、最宽的历史大道,是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高速公路,有人管它叫“天下第一路”、“皇帝路”或“始皇路”。据史料记载,统一六国,建都咸阳后,秦始皇于公元前212年命蒙恬开筑“秦直道”。此道南起咸阳的军事要地云阳林光宫,北至九原郡,穿越14个县,长达700多公里。“ 横有秦长城,纵有秦直道”,两者犹如横档的盾配直刺的矛,又似拉开的弓搭将发的箭,共同构成了北部边疆的重要防御体系。秦朝的军队三天三夜就能从咸阳疾驰到河套前线。因而有很长的时期,匈奴“人不敢南下牧马,士不敢张弓抱怨。”

    秦蒙恬守边陲、汉武帝征匈奴、唐太宗驱突厥,“秦直道”烽火连天,刀光剑影,始终是一条重要的军事要道。1600多年前,几十万燕魏大军在这里经历了多少次的你追我杀,使“秦直道”成为北魏道武帝拓跋珪迈向事业巅峰的辉煌之路和后燕太子慕容宝滑向覆师渊薮的不归之途。秦汉之后,“秦直道”长期为商贾、行旅所利用。随着中原王朝京城及其与北方民族交往道路的东移,特别是南方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秦直道”才和北方丝绸之路一起逐渐萧条衰落,直至废弃。大概正是这种进退成败和兴衰存亡,才构成了历史,抑或叫历史的轨迹或规律。我一路逛景一路思索着。

    车子在麻池古城西侧转入南绕城公路,跨过昆都仑河不久便南转,驶进一条直通黄河渡口的209乡道。望着这条笔直的乡道,我恍惚觉得自己的车行驶在当年的“秦直道”上,尽管我深知,确认历史遗址不是我辈所能为之的。我更清醒地意识到,评价那时、那人、那事、那势,离不得当时、当人、当事、当势的客观实际。万不能因沉寂而无视,因消失而忘却。更不该坐上了飞机、火车,就嘲笑当年的牛车、马匹;驶进G65包茂高速,就漠视“秦直道”的功绩。尤其要防范“瞎子算卦”和“事后诸葛”的冲动,要冲破个人得失和好恶的樊篱。我的思绪似乎远远地超越了飞驰的车轮。

    穿过兰桂村,因前方修路,只好掉头改走防洪大堤,这反倒让我们提前欣赏了黄河的雄姿。到达黄河水源地时,我做了一个统计:我们用了将近55分钟时间,走了26公里的路程。

    这里自古是黄河的重要渡口。北魏时期,黄河北岸一条小河的河床里夹带金砂或金矿石,人们据此管小河为“金津”,附近的黄河渡口也就被称作“金津渡口”了。因为这里是扼制进入阴山的枢纽,且与麻池古城的直线距离不过10公里,“金津渡口”便成了“秦直道”北端越渡大河的要津。汉明妃王昭君“出塞”,也正是从这里乘船渡河,北上和亲的。

        1997年,渡口用几十条驳船架起了一座浮桥,人车通行不再用渡船。我们在桥北缴了20元过桥费,汽车就稳稳地在浮桥上行驶了足有一分钟之多。河床里川流不息的黄色波涛,不时地钩起战友们对当年乘船渡河和冰上运输的许多回忆和感慨。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秭归美女塞外塚,平沙落雁千古颂。

只为和亲一局棋,琵琶弹奏两代声。

 

        车过黄河便是踏上了伊克昭盟的地盘,我们继续南行。没走多远,路右出现一座小城,门头书昭君城三隶书字。城后显露一座长圆形土石山,山峰矗立一尊端庄雍容的王昭君汉白玉立像,格外引人注目。城墙外塑着两个手执兵器,静立守门的卫兵。城门洞开着,我们便鱼贯而入,只见坟林苍翠,亭阁巍峨,毡包成排,甚是壮观。正要深入,忽听一人呼叫买票,原来此景门票30元。

        王昭君名嫱,字昭君,西晋时为避司马昭讳改称明妃,西汉南郡秭归(今湖北兴山)人,汉元帝时入宫,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落雁”。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匈奴呼韩邪单于入朝和亲,昭君自愿远嫁,这便是中国史上著名的“昭君出塞”。历史学家翦伯赞有诗曰:“汉武雄图载史篇,长城万里遍烽烟。何如一曲琵琶好,鸣镝无声五十年。”

        “昭君自有千秋在, 胡汉和亲识见高。”昭君出塞,民族和亲,汉元帝特意把年号改为“竟宁”,呼韩邪单于封王昭君为“宁胡阏氏”,以示两国实现了久盼的和平。这真是“几多英灵忠魂征战场,不敌她一袭嫁裳。”为了民族的和亲与国家的安宁,王昭君因此背井离乡,孤旅天涯,扎根漠北,燃尽晚霞。一个妙龄少女远嫁边塞,与一个花甲胡人呼韩邪单于为妾,两年后又从胡俗,再嫁儿皇雕陶莫皋,可谓献了青春献终生。

        我们扯起馆旗在昭君城外合影,与其说是留念,不如说是敬仰。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隆茂营前忆往昔,辛酸苦乐会战急。

几番洪水淹足迹,一片湿地创新奇。

 

        小车离开昭君城后继续南行。一会儿便驰上618县道,开始了西去的行程。“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条幅告诉我们,618县道至今仍在收费。在二狗湾收费站缴费10元后,我们继续西行。汽车渐渐地从沙梁上下来,地头的庄稼以玉米和葵花居多,其景色酷似布拉滩了,而我们不这么认定,因为我们心中的布拉滩是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路上的车辆不多,约摸在8点光景,迎面碰上了“独贵至包头”的班车。我们一路穿过几个乡镇,最大的是恩格贝和中和西这两个镇。乡镇的屋舍以砖瓦排屋为主,大多采用红色或蓝色钢板作屋顶,看得出是经过整体规划的。这些地盘均由达拉特旗管辖。大概毛不拉孔兑是这里的旗界,沟西才属杭锦旗,因为隆茂营是独贵特拉镇最东部的村落。

        孔兑是雨水冲刷的沟山洪沟的蒙古语。 毛不拉孔兑是一条危害多、治理难的沟,一旦它发了脾气,后果不堪设想。滚滚洪流夹裹泥沙一泻而下,冲刷到黄河,淤成沙坝,影响黄河行洪,危害两岸农业,还可能危及包钢生产。一旦酿成洪灾,则是农田沙化,交通阻断,房屋倒塌,人畜死亡。隆茂营村的绵延沙丘移为一马平川,便是毛不拉沟的“功劳”。如若要据此算毛布拉沟的“脾气”账,它一定会反问我们:兵团驻在的六七年里,谁见我发脾气来嘞?那以前的千百年里,隆茂营为甚成不了平川?是呀,自然永远需要尊重。一旦冲撞了它,无论多硬的道理都将变成歪理,沦为败理。

        汽车过了修整一新的毛不拉沟,路南出现一片颇具规模的“隆茂营粮仓”。过了粮仓,县道在一座电讯铁塔附近摆出一个“之”字。我清楚地记得,拐出弯道不远的路南,立着一块“隆茂营村”的水泥碑。然而,今天我大失所望——村碑被广告布裹得严严实实。欣慰的是,路北的大片土地并没像我依据《小南河蓄洪滞洪区规划图》所想象的,是“一片汪洋淹足迹”。路北滩地上还有零星的住房和羊群,但见不到庄稼,不远处的铁丝网里面走动着花色的家禽,像鸭子又比鸭子大。几百只家禽摆动着肥胖的身段,排着几个弯弯曲曲的大队,在饲养员的指挥下,一齐朝北走去,壮观极了。只见路边的牌子写着:隆信生态庄园大雁地脯放飞基地,至于是否与养殖场有关就不得而知了。

        隆茂营是一连的驻地,我曾在这里奋战过五个冬夏。所吃的苦,所耐的劳,所挨的饿,所受的冻,不知编织出多少青春故事,被遗留在这里。尽管几次洪水将这里冲刷得面目全非,尽管一连的遗物仅剩一方腌咸菜的水泥池,尽管本人已五次到这里寻梦,尽管每一次发现都已收藏进自己的电脑,可今天,我还是想下车去。想再踏一踏曾经奔跑过的大坝和小道,想再看一看曾经奋战过的碱地和草滩。然而我不能,因为车上大多数战友更渴望早些见到二十团团部,见到地处达拉图的九连。

       我们在618国道的行程已近60公里。我一边嘱咐司机稳驾慢行,一边不住气地拍照录像。可不管多么用心,我还是找不到那一连的遗址,望不见那美丽的小南河。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怀揣旧梦游故地,抚摸碎瓦忆当时。

史书翻过情谊在,战友互祝心意齐。

 

       以隆茂营为起点,我们拉开了布拉滩圆梦的正剧。隆茂营往西两公里许,是二连驻地二圪旦湾。二圪旦湾往北两公里许,是三连驻地村保卫。摆成三角阵的三个连队,便是当年负责种水稻的东三连。过了二圪旦湾,西去的道路偏北延伸着。前面的杭锦淖尔,是当年公社所在地,后来公社改乡,再后来乡镇合并,统归独贵特拉镇。杭锦淖尔往前是四连的驻地乌兰木独。据有关资料统计,42平方公里的小南河蓄洪滞洪区搬迁了杭锦淖尔、乌兰木独、永兴、隆茂营、芒哈图、二圪旦湾等六个村,15652人。这些地方当然都要面目全非了。值得庆幸的是杭锦淖尔小卖部还安然无恙。那门头上“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宋体字、“杭锦旗杭锦淖供销合作社”的行楷字,以及大门两边“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的毛体字都清晰可见。只不过商店改成了餐馆,玻璃窗上贴着“水饺”、“面精”、“大碗面”等方块字。

       我们继续西行。一块写着“林中地休闲观光生态园”(箭头向南)的指路牌从车窗外飞驶而过,我意识到,五连驻地刘四圪旦就在附近,因为那次八连战友来这里参观了生态园。10点26分,我们到达二十团团部的驻地——独贵特拉。掐指一算,隆茂营到独贵的县道约为30公里,这与我们当年徒步丈量马车道时,号称60华里相当。

       独贵小镇南边有一条平直的大道,为了圆梦,我却选择走镇中的老路,没想到饱了眼福却考验了屁股,颠得大家前仰后合。我细细搜寻着路北的二十团司令部旧址,可还是错过去百十来米,下车往里走,已经是原来的团部家属区了。我惊奇地发现,当年的碉堡式厕所竟然还在用着,看来家属房里还是住着人的。于是,我把此“文物”收藏进相机。寻到二十团司令部旧址,大家纷纷在写有“原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二十团团部旧址”蒙汉两种文字的铜匾前拍照留念。这铜牌连同广场上铺的红砖,是2009年庆祝兵团进驻杭锦旗40周年时增设的。在司令部大门口,大家特意拿出馆旗,展开、高擎、披挂,轮番拍下各种造型。司令部大院是有单位在使用,后面的大礼堂屋顶却塌陷一大块,怕是一直唱着空城计。独贵特拉老镇还有不少二十团的老房子,像卫生所、小卖部、机运连厂房等基本保持原貌。

       留在独贵的二十团战友中,五连的劳浩坤是绍兴东浦人,六连的濮伟初是绍兴坡塘人。走访留守在那里的乡亲,当然是我们圆梦的重要内容。劳浩坤早早地在他的“长青商店”门前迎接我们了。进了他的店,又参观了种植、养殖的后院,摘下黄瓜和鲜梨,我们一边尝新鲜一边唠家常。浩坤嫂子让大家住下,好给我们宰羊。可时间紧迫,我们还是带上老俩口去找濮伟初,并一齐赶往独贵新镇共进午餐。

       独贵新镇是由政府出资,为2008年黄河溃堤受灾的居民重建的家园。新镇在老镇北面的沙梁上,距老镇不到10公里路,平坦的大道两旁是漂亮的太阳能路灯,远远望去颇具规模。这里的房价只有2000来元一平米,劳浩坤在这里也有130多平方的楼房。祝愿留守独贵的战友们身体康健,日子越过越红火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大漠深藏七星湖,黄沙绿树抱明珠。

当年无能揭地气,今日有幸饱眼福。

 

       在独贵新镇吃午餐时,巧遇了22冶副总盛渭新战友,他原先是二十团生产排的,和濮伟初同是绍兴坡塘人。

       酒足饭饱后,我们立即顺沿黄公路西行,11分钟后到达独贵收费站,缴费10元。出收费站30余公里处,有一个鄂尔多斯地质公园——七星湖。这是由亿利集团投资兴建的,以沙漠资源为依托、以沙漠生态旅游为亮点的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景区规划面积889公顷,酷似一只硕大的牛角,沿边修着柏油马路,入口即是出口。七星湖是黄河故道残留的冲击湖。月亮湖、珍珠湖、神海子、太阳神湖、大道图湖、天鹅湖、爱情湖,七个湖泊呈北斗七星状排列,故有“天上北斗星,人间七星湖”之说。旅游区重点开发了大道图湖,其余六个湖保持自然状态。大道图湖以南是高档消费VIP区,以北是综合服务区。景区内除了沙湖观鸟、沙峰绿谷,还有朔方古城、牧民旧区、牧民新村和植物馆、科技馆、自然馆、艺术馆等,我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知青战友博物馆”,可惜没有开门。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跑车看景,最后在七星湖大酒店门前歇脚,欣赏了大漠天池周边的景点。

       七星湖的规划设计起点很高,还是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的永久会址。这里的沙,奇峰耸拔,环立如障;这里的湖,碧波涟漪,静谧秀丽。置身其中,看绿草起伏,听飞鸟低唱,望沙色空朦、赏建筑奇丽,甚是畅快。

       下午3点多一些,我们回到了七星湖大门口。仰望着凯旋门,我一字一字地朗读着门楼上的联语:“亿利资源库布其沙漠生态事业,引领沙漠绿色经济,开拓人类生存空间”;细细品味着用中英两种文字刻下的《库布其赋》:“3000年前,这里森林茂密、水草丰美,殷商西伯姬昌北伐俨犹,筑朔方城。2000年前,这里绿茵冉冉、牛羊成群,汉武帝北逐匈奴,置朔方郡。400年前,这里战乱不断,民不聊生,桑田成沙,朔方城弃,一时胜景灰飞烟灭,成为不毛之地。20年前,这里生计盎然,百业俱兴,亿利人同杭锦十万父老,戳力同心,辟沙成途,以艰苦奋斗、敢为人先、锲而不舍之精神,铸就了中国北方绿色长城,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哟,这就是历史!我肃然起敬了。同样的五〇后,同样的库布其,同样的艰苦创业,同样的无私奉献,亿利老总王文彪为什么成功了呢?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解放渠水已不流,篮球架柱尚昂头。

屯垦戍边成旧事,抚今追昔向前走。

 

       在七星湖景区大门口,我四处打问去达拉图的路线,可没有结果。其实,一条沿黄公路只有独贵特拉和巴拉贡两个方向,我们自然要朝巴拉贡方向西行啦。然而,沿黄公路是一级公路,什么地方能找到通往618国道的出口,真是个未知数。我打开手机导航,终于发现前方一条由县道通往七星湖景区的路,然而到跟前一看,这条路从沿黄公路的桥下穿过了。正在我们着急的时候,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土路可下,顺路走到618县道,已是335分。往外一看,发觉我们已置身西沙拐子以西的沙丘之中了。只好乖乖地从296里程碑处,朝东南方向回走了10多公里,在283里程附近进入东去的土道。路上两次打问达拉图在哪儿,老乡都说:“不远远”,最后由老乡的骑摩托车带路,我们终于找到了地处达拉图一队的九连原址。

       一声“我回来啦!”洋溢着九连战友的兴奋和激动。与其说来圆梦,不如说在寻梦更为贴切。他们辨小桥、审营房、找羊圈、估伙房、定连部、访老乡,也少不了内部的询问、商榷甚至争执。幸运的九连总算还遗留着一栋砖房和一对水泥砌成的篮球架柱子。有了这栋房子作参照物,没有机会来内蒙的战友们,就可以通过网络地图,比对黄河防洪堤和解放渠,在自己家的电脑上寻梦了。

       九连遗址在黄河防洪堤与解放渠之间,而解放渠上的小桥,犹如一连小南河上的小桥一样,都是战士们上下工的必经之处,因此,大家对此情有独钟。站在小桥上望去,只见解放渠内的几个水坑中芦苇稀少,几只鸭子在那里打转。

       人们习惯于管解放渠叫“三黄河”(二黄河属巴彦淖尔市灌区),其全称实为“黄河南岸总干渠”,简称南干渠。南干渠全长274公里,贯通杭锦旗和达拉特旗,其中流经杭锦旗214公里。据说,南干渠开挖于1960年,历时四年。当时,黄河岸边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民工们住简易工棚,吃高粱米饭加苦菜汤,拼的是人力,使的是铁锹、土筐,劳动方式是手提肩挑,可人们却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比、学、赶、帮、超的劳动竞赛。其情景犹如二十团的水利大会战,有人甚至将此工程比作隋炀帝开凿大运河。

        1990721,毛不拉孔兑山洪暴发,在黄河堆起一座沙坝的同时,堵死了南干渠的过水交叉涵洞,南干渠运行长度因此缩短为214公里。再后来,黄河南淘,在沙拐子腰斩了南干渠,从此,沙拐子以东的干渠形同虚设了。经过2005年起名水权置换的用水革命,南干渠“脱了棉袄换西服”,彻底换了行头。然而,沙拐子以东地区还是没有福份使用南干渠的水。九连这边还能保持渠的模样,东三连那边则干脆修成了大路。


 
从隆茂营到达拉图 ——圆梦布拉滩 - 河山 - 河 山 de boke


青春入土仅发芽,大漠落日欲燃霞。

好在练得身骨硬,栉风沐雨度生涯。

 

       离开九连遗址是431分。我们顺618县道东行,路过八连、七连的遗址,谁也认不准具体方位了,纷杂的思绪惹得老天掉下了眼泪。下午5点整,我们到达 亿 利黄河大桥,从九连到的大桥约有30公里路,与一连到团部相当。过了大桥,我们在石碑前合影,算是向独贵特拉告别,向布拉滩告别。

         516分,车到110国道乌拉山收费站,缴费10元,便顺着国道一直东行。经过公庙子、白彦花、黑柳子,625分进入南绕城公路,645分到了白云路。

       我们回包头了,可思绪还在布拉滩上荡悠着,恐怕这辈子都难以了结这样的荡悠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