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 山 de boke

智者所爱 仁者所求

 
 
 

日志

 
 

山阴何氏忠节表(未审校,请慎引)  

2014-06-20 07:38:52|  分类: 山阴何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忠义

 

   

汪应軫家传略曰:何义士讳萱,字天和。正统四年,邓茂七等犯闽浙界,官军讨之不利,部檄民兵三丁役一。义士父溪山翁以嫡长当行。时义士年二十余,娶于金才阅月。蹑蹻请代。金氏亦状之,曰:身赴国难,勿烦内顾。溪山不可。义士固请曰:儿计决矣,愿大人无疑。遂行。义士所守隘口,适当贼卫守者仅百数十人。贼势汹汹。义士曰:死国分也。操戈奋击之。遂遇害。节妇闻而叹曰:君不负君父,吾敢有负君乎。即欲自剚,家人救之乃免。孀居六十九年,卒葬漓渚第二桥。

 

(此处缺少第31页半页内容,约300字。估计内容如下:

“育仁

字禾育,山阴人。以贡生历官兵部职方司员外郎。崇祯末致仕家居,闻李贼陷京,师走村中之南明庵,恸哭自缢。僧微澄急救之,不得死,遂为僧。每晨兴,必盥栉北望拜叩,哭声震山谷。如是者数年,卒自缢死。

 

宏仁

字仲渊,山阴人。崇祯丁丑进士,知建平高要县,事授御史。监江上军越破,追鲁王不及,过关山岭,作诗书衣带间,曰:有心扶日月,无计鞏河山,已矣,丹空照千秋,箕泪潜末书。宏仁问关奔行在,闻台又失守已矣,无复可为,身非吾身,吾何家为,为吾子者,食贫守节可矣。明”)

 

御史何宏仁绝笔,投岭下死,或传入陶介山为僧。往来缙云、孝烏诸山,以病卒。

 

嗣仁 

家传略曰:公讳嗣仁,号思谷。出尚书石湖公支下,祖继元,父光煒,皆隐居不仕。公由武会元任福建都使司指挥佥事,总镇坐营。崇祯壬申四月战殁于阵,年四十有七。晋赠参将,廕从弟嗣陞都指挥佥事,嗣隆锦衣卫世袭。

 

腾蛟 

殉义传:腾蛟字云从,先山阴峡山人。戌贵州黎平卫。登天启辛酉乡榜。初知南阳县。破走流寇,后从巡抚陈必谦击贼安臯,斩首四百级。擢武库主事,累迁淮徐兵备道。平土贼程肖字数万。南郡僭号,擢御史,巡抚湖广,加总督。时左良玉三十六营散处江汉,桀骜难制。腾蛟推心接待,控禦有礼。又时以忠义激劝,故兵犹戢洎乎。左良玉从横树谋焚,掠武汉,趋江南,以讨君侧姦为名,逼其事不从强。与登舟即投江。衆掖起之,委于岸左,舟发残民万余簇拥,至通山,取道湖南,抵长沙,收集余众军。声稍振,唐王僭号,晋腾蛟尚书东阁大学士,与巡抚堵胤锡,招抚闯余郝永忠、李锦等,其三十万。署曰:忠贞营,分遣将士保江湖两广,而浙闽已下唐王出奔。腾蛟遽投江,胤锡急救之。谓忠臣殉国计无复之耳。今时事尚有可为,应为社稷爱身。相抱大恸。因迎立永明王,于粤中时权姦交讧,势日益孤。自衡州而永州,而全州,且攻且战且守。顺治巳丑二月,大兵入长沙。腾蛟退保湘潭。命马进忠等由益阳抄出长沙,载江下流,以断水道。而乌金王且沿湖杀哨,拨兵直抵长沙矣。腾蛟登城望,壁垒皆空,抚膺恸曰:督师五年,所就若此,天耶,人耶。绯衣坐堂上,待执饿七日,就刀。谥文烈。

 

嘉勳 

家传略曰:公字巨平、巨寇,故字之。庠生墨霖公长子。好谈兵。由武生以靖海氛功,前明莊烈,帝授为宁波副总兵。正戎某不諳营伍,公至一一整飭之。正戎深为以为憾。适巡海遇敌,趣公出战,坐视不援,投于海。

 

   

家传略曰:公字岂凡,又字沧浪。年十四补傅士弟子员。父康衢。公性豪迈,视非义必峻拒,虽强禦不畏也。会迁袁州,通守有附逆珰者诬之祸,且不测。公奋然曰:“大人负枉若此,而不能救,何用生为。”泣奔所司,代为申雪,主者以其语直,乃寝无何珰诛,其人以谋诈勳戚论死。而公适在大司寇叶公邸,按律置之法,方事之得寝也。公蒿日时艰,精求韬略之学,旁及法家者言,遂受识于叶公。岂知手定爰书,而雠人相继就戳,谓非公纯孝所感,与大将军东溟陈公驻昌平时,公曾为草七大人便疏。烈帝嘉之,陈公遂请公佐总理,熊公奉剿抚,并用之。旨属求可以使献忠者。众皆难之。公知抚局终非长策,然既有成命,宁死无避。白之陈公。陈公令亲信五十人与俱。献忠素识公名,执礼甚恭。公谓之曰:吾子以过人之才,拥数十万之众,称雄天下久矣。然卒不能保旦夕之安者,徒逆朝廷命耳。今天子宽仁,未既加以斧钺,此正智士变计日也。为吾子计莫若洗心归诚,膺裂土之封,受通侯之赏,天下孰敢与吾子争。”往复数四,献忠愕眙良久,曰:“非将军不及,此惟将军命折箭为誓,抚局遂定。”继总理以饷额不支,欲散其众,复使公刑,贼多瞋怒。公不为动,仍委曲开谕,众乃帖然。甲申南中再造,除佐军都府都督同知。明年以总兵官镇守广东廉州,后循迹樵牧。著有《随笔笔记》、《读书钞闻见录》、《锦绣编读书记》及《剑歌堂》、《松烟堂》、《在野堂》诸集。

 

文瑞

廕生内阁中书舍人,都察院左都御史,封定襄伯。殉节南宁。

 

光度

俞忠孙家谱传略曰:先生字尔济,永源公三子。幼授章句即能通大意。年十三,承先畴业农,日具酒肴,洪雨大人欢伯仲,皆先外出。先生故幼襄家政焉。性倜傥好施,宗党有贫不能举火,及婿丧无可告者,竭力周恤。券至辄焚之,并不欲居周恤名。甲寅秋,暨阳贼剽掠乡村,居者多驚避。先生守母丧,独不去。贼至疑假棺,将启之。鎗伤先生股,且欲纵火。有郭官头者,戴范阳巾,衣缝腋衣前曰:“此孝子也。”令从者偕先生扶柩至后山而去。

 

治仁

山阴县志:何治仁,字文治。少志濂洛之学,天性孝友,乐施予居。父母丧,水浆不入口,三年不茹荤。生平未尝道人短,手未尝释卷。著《史衡》,都得古人深意。著《太平金鑑》曰圣主致治平无以易也。著《易解》博综象义极其旨趣。善诗文。古文有《铸阁草消病集》、《呓吟逸编》。年方强仕,领岁薦即绝意仕进。或歡之,笑不答。乐古虞西里山溪之胜,挈妻子家焉。学者称为靖菴先生。子嘉祜,御史;嘉祯,德安郡丞。

 

法仁

朱彝尊曰:助教何公,讳法仁,字彦法。明赠侍御。越观公第五子也。童子时,读书制行姣姣不凡。寻以荐起,授国子监学正,历助教。丙戌夏,江干失守,自浙以东望风奔溃。公时在天台,兵燹稍定,即旋里。杜门躬自操作。每曰:吾辈当此时,总不能舍身上殉君国,亦安思腆颜逸处室。”家平舍后有隙地数亩,率二子,杂植瓜蔬,朝夕灌溉不少辍。然俯仰时事,每悲凉楚激,似非果于忘世者,其所为文出入史汉八家之间。诗宗陶谢,而尤长于简牍,古峭隽永,胜于苏黄。见者多藏弃弄之。亲友以有无告者,倾囊与之不少恡。侃侃不阿之慨。每使豪滑者怵之而莫敢逞云。

 

能仁

陶圣模曰:公字修能,号自庵。生而颖异。甫十岁能属文,弱冠补博士弟子员,旋膺选拔,名噪当时。而公志在远到,当甲申鼎革,公年未强仕,誓以大义自持,绝意仕进。循迹赤城山薙发谢交游,更名仍自号壑舟,以示不复为世用。披衲曳屐,长啸烟霞岩壑间,尤从中来,则纵酒击剑,抗声作粱父吟。家人屡蹤迹之,竟沉溺不复出。手著《枕石诗草》二卷。

 

嘉祜

毛奇龄曰:憶子与大夫遊时裁弱冠。王师下江东,子避兵走南山,而大夫奉赠公居始宁嵁中,渡溪棌葵,值方马溃兵,东奔者略始宁诸山。遇于溪,挥刀如雪。大夫幛赠公,以膊承刃,哀祈之。两膊几断。子尝以孝称之。及大夫为户曹郎会。康熙甲寅,有诏撤三藩。尚书梁公受诏使广东撤平南王军大夫请偕行。至则王拜诏起坐。序主客礼,无一言。逮夜,环帐房馆垣却刃服弦弓筑矢午旌门鼓三下。闻介马声。大夫曰:“事棘矣。”卧起叩尚书白事耳语。移时出难烛草疏。鼓未绝,草成。詰旦,王率世子奄笪公并诸将领旨,馆间纵目露齿语[口水四] [口水四]。来前未就坐,声愬,启行艰难。尚书遽起,拄司宾口曰:“止,拜诏尚未竟,而遽言启行,何谓也?吾陛辞时,上密愈晋王,谓王劳。若异诸蕃当永镇南疆,而昨已通诏,不可异。故竢兹密宣今所撤,独平西耳。王未行也,曰启行,何也?”王错愕,各相视曰:“何信?”平尚书曰:“脱未信。”手自裂其怀,端疏出怀间。曰:“此覆疏也,请视之。”王与诸将传视毕,尚书曰:“吾已宣谕讫,可以覆矣。”叱具按鼓乐,遽拜使。使负疏行。王乃色顿下,率诸将诣按欢谢。奄笪徘徊问王嚙。奄笪指曰:“几负圣明。”遂谢讫。张宴者三日。越四日,而平西反报至,尚书顾谓大夫曰:“此行不辱命君之力也。予尝谓大夫读书砥名节,得此二事,其於于臣间,可以慰矣。”

 

嘉琳

山阴县志:何嘉琳,字玉林。其先数世清白,吏称山阴望族。嘉琳仁孝性成,读书敦行谊。自幼即弃举。子业覃思好古,发而为诗,沛中阁尔梅,以阮嗣宗,许之。母吴氏病,亟刳股,至再呼天殁血,愿以身代。不解带者累月,无何疾革哀,毁骨立庐墓,所每食必哭。奠之期年而殁,仅二十四岁。闻者莫不涢涕。妻章氏,矢柏舟之志二十一年加一日云。

 

图南

姜承烈曰:“公字图南,别号存菴。附黔籍,补博士弟子员。父云台公,任江右运粮千总当委。运公随侍以行,过瑞洪湖,风大作,同舟十九人尽溺,公亦与焉。公念父切,迫于水底盘旋,寻父未得所在。而水灌口耳眼鼻,不能忍,遂跃起水面,忽得风蓬一片,扳依飘流,四顾寻父。终不可得,而风浪滔天,蓬碎将沉。自问无生,理犹念父,存亡未保。母窀穸未安,?悼呼天。忽一巨桅飘至,遂扳桅蹲跨,任流一夜及黎明,渔舟救之。登岸已而遇弟世重及一老仆,知父及诸人尽殁。公哀恸呼号,僱人捞觅,乃得父骸,棺殓备具,并无主尸骸三十余,各备棺葬于高阜。公扶父柩回丧。殡既毕就,宿州吕公幕吕年少,惟公命是听。两湖制军闻公名,延入幕时,吴进倡乱三楚,草竊猖狂。蔡公驻荆州,羽檄交驰公商酌机宜,百不失一。蔡倚为腹心会。归里葬亲,事毕,两应毘陵太守聘公与人交慷慨磊落,尚气节好大义,持论侃侃不阿,有古君子风焉。

 

节烈

 

金氏  萱配,见上传略。

骆氏  庠生继植配。

沈氏  光造配。家传曰:太君姓沈氏,通政使梅江公大绶女。年笄归大参公第五子德臣,讳光造为配。生简生公,甫

 

(此处缺少第31页半页内容,约300字。)

 

作井,曰:爨汲无宁晷暇,则缝纫征衣,常皇遽启行,无不立办。王夫人諳于经史,都谏君就外塾假人,必指所受书,且问且解。虽在围城中,恒晓以忠孝大义。顺治五年,大兵至黎平。王夫人即持刀自卫。及城陷,遂自刺其喉,血上湧如竿,而未殊复引刀,纳伤所攫身投下阶刀洞喉而绝。骑士蝟集至,太夫人前挥刀如雪。家人俱走匿。徐夫人被髪踉蹌,以身翼太夫人。相抱恸哭,声震天地。骑士知为督师母,妻不敢加害。欲拥去。见其师仓皇问大将。军令一校桓于门,令军中敢有犯何督师家者诛。于是,骑士稍稍去。夫人下阶,向太夫人,且哭且拜,曰:“儿去矣,不复侍太夫人矣。”太夫人手麾之,曰:“去去夫人去。”而缢于室。太夫人乃卒。免先是城垂破,赵张两夫人预结双环,寝室梁上,曰:“吾誓不以身辱矣。”兵至门,即相对投环以死。

附张岱传:武昌陷,承胤降,遂僇腾蛟家属。腾蛟继母孙、妻徐在絷。徐问致腾蛟书曰:“母近七旬,妻亦命妇,岂不能如王氏之抉喉而死。实疾望大兵来救,麾下诸大镇,岂尽如承胤负心。救与不救,惟信到。”王氏者,先腾蛟小妻之被节死者也。初黎平破,王自刃,仆不能死,复引刀抉喉,乃暄时。腾蛟答书:“夫为忠臣,妻为节妇,死亦何恨。族属之妇女,既入罗網,便是劫数。俱应速死,与王氏、赵氏同归地下。”所不忍言者,王陵之母千古伤心,赵苞之报,寸哀难谢耳已。而徐自尽,礼部郎中严煇为之请恤。诏许建坊造葬。

赵氏  腾蛟妾。见前。

张氏  腾蛟妾。见前。

王氏  腾蛟妾。见前。生一子,文瑞,官都御史,封定襄伯。

钱氏  山阴县志:钱氏儒士何嘉礽妻。赋性严静,嗜闶闺训、贞女列传诸书。年二十于归劝嘉礽,负笈就外传甫四载。嘉礽卒,氏投繯者,三姑救之。喻以大义,故不死。遂点膏沐,绝言笑声。家贫以纺绩承甘旨必虔。迨舅姑疾,卧床辱侍寝尝药,衣不解带者数月。相继逝世。哀毁如士丧,礼深居一室非遇。岁时大事,足不踰户,限值兵燹,避深咎挟利刃自卫,以誓必死守节三十八年。蒙  旌树绰禊里门

陈氏  嘉璠配。

周氏  图南配。

章氏  嘉琳配。

顾氏  嘉荣配。遗孤礼

沈氏  坤配。

王氏  其模配。遗孤光烈,嘉庆□年  旌表

陈氏  其楠配。无子。

吴氏  经亮配。

王氏  柏年配。

薛氏  廷照配。无子。

徐氏  炘配。

傅氏  如筠配。无子。道光□年旌表

陈氏  孝安配。遗孤义昭。

金氏  汝琳配。无子。

余氏  裕壎配。嗣子状乾。

李氏  佐培配。遗孤次元。

王氏  曹铭配。以嗣子惟俊贵,封宜人。

 

孝贞女

 

百顺女  如淳女。家传略曰:昌平孝女何百顺,其先浙之山阴人。父如淳挈眷遊京师阻,遂家昌平。兄百奎,补州学弟子员,早亡。父高年多病,左右惟孝女一人。孝女贤而才。阀阅家争,欲委禽父属欲字之。孝女泣然曰:吾忍自顾终身之託,而忘父母之无依乎。遂立志不嫁,以养父母。乾隆四年奉恩旌表

字姜女  贵州安顺府知府经文女。幼字会稽翰林院编修。姜承[火鼎]孙太学生士麟,未婚守贞。钦旌贞孝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